民警上门找眼镜男子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06-17 10:46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32岁的何震,外地人,在国内一家知名it企业上班。通过10年努力,他从一个不起眼员工干到管理层,生活越来越好。何震的妻子也是该公司员工,两人结婚后有个女儿,正在读幼儿园。前几年房价正高时,何震在鲁能星城买了一套80多平方米的房子,一直在还按揭。

然而生活的重担依然在——房贷需要还,车主损失要赔偿,女儿还要念书。何震卖掉了自己的爱车蒙迪欧,一部分还债,一部分拿来当生活费。钱总有花完的那一天,他又没有工作,一家人要吃饭。

最近网上很流行一个词,叫“洪荒之力”(源于热播电视剧《花千骨》,指体内邪恶力量)。发脾气,叫“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”,形容突然爆发的一些冲动的坏想法。

物管报出的被划车辆是48辆。为避免遗漏,民警足足走访统计了一个月。“工作量太大了,要核实、要照相、要定损。”

“喇叭声叫得人心烦。”何震十分烦躁。喝完酒,已经是5月2日凌晨。他步行回家,又走了一遍下午出门的路。看到停靠在路边的车,想起下午那一声声喇叭声。他不知哪里来的冲动,捡起一块石头靠近车辆,一边走路一边划车。

重庆晚报记者了解到,尽管赔偿金额不算太大,但何震也为此付出了巨大代价,人生可以说发生巨变——因为同事知道了这事都在议论,领导过问。在单位呆不下去了,何震主动提出辞职。

从7街区、8街区之间转弯,经幼儿园至10街区一侧,划伤车流有近两公里长。虽然外面马路不属于小区范围,但物管还是报了警。

民警到场后,对受损车辆进行拍照存档,有些车子很久都没联系到车主。

5月2日凌晨2点过,鲁能星城7街区岗亭保安发现路边有名男子,行动怪异。该男子从7街区朝8街区走,身体一直靠着路边停着的车辆。

民警上门找眼镜男子,只有他父母在家。不久,男子主动到派出所自首。

通过小区周边监控,民警查到嫌疑男子行走路线,最终发现他走进鲁能星城某小区。监控录像显示,涉嫌划伤车辆的,是一位穿白色衣服、戴眼镜的年轻人,是小区业主。

为防止有些人乱报损,民警一家一家上门说情,尽量控制修车费用。通过民警监督协调,现在有30辆车维修后已拿来发票,将近7万元。

如今,何震买了一辆摩托车,每天早上给人送菜,再找些临工。最让他痛苦的是,老婆跟他离婚了。那天,何震父母带着离婚证,很伤心地告诉民警。离婚具体原因虽然不知道,但划车对这个家庭带来的打击,肯定也是原因之一。

他划车的理由很冲动,也很简单——5月1日下午,朋友约他吃饭,考虑到路上堵车选择步行。马路两边停满车,包括人行道。他走到马路上,不停有车辆对着他按喇叭,让他走快点或让开。

生活本就不易,特别是像何震一样在城市里打拼的外地青年。如果不能控制体内的“洪荒之力”,一定要找朋友倾诉,找到合适的发泄口,千万莫做冲动出格的事,伤了别人也伤自己。

在父母、邻居口中,他都不是坏人。看似性格很好的何震,通过划车发泄压力、不满。一个人酒后,是最容易暴露弱点的时候。他受到了比赔偿债务更大的惩罚,是生活用比较残忍的方法,给他上了一堂教育课。

保安靠近其中一辆车查看,有一条深深划痕。男子所走之处,几乎每辆车都有划痕。保安吓了一跳,立即通知同事一起找人。但此时,划车男子已消失在10街区方向。为避免早晨起来业主骚动,物管公司立即组织保安排查车辆。

被划伤的车包括奔驰、宝马、奥迪等豪车,初步统计有60辆车。第二天一早,很多车都开走了——正值五一假期,很多车主忙着出去玩,不愿为少许划痕耽误行程。有的是外地车,不走不行。

采访时,我有些不忍,怕提及旧事会在他的伤口上再来一刀——这次冲动的代价,实在太大了。

一些车辆基本看不出划痕,他们也原谅了何震的冲动。一些车主有些担心,何震会不会对他们造成危险。民警打消了大家这些担心。现在每个星期,民警都至少会和何震联系一次,关心他的生活状况。

重庆晚报记者这几天都在联系何震,他拒绝了。能体会到他的心情,毕竟人生已有起步,却一下落到低谷。

何震的经济情况也很困难。父母为弥补孩子犯的错,告诉民警愿意卖房抵债。他父亲告诉民警,儿子性格很好,不是偏激的人,平时也没有什么反常举动。但事情出了,全家人都要配合处理。

上周五,第一批车主已到江北区寸滩派出所领取了赔偿款。“我的宝马车门划得很恼火。”宝马女车主说,车门有深深划痕,补漆用了1900元。

尽管事情已过去3个半月了,但对于32岁的何震(化名)来说,冲动的惩罚还在继续着——5月2日凌晨,他醉酒后划伤了停在路边的约60辆车。为偿还损失,他卖掉了自己的蒙迪欧,丢掉了高薪工作,老婆也与他离了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