比较集中的特点是焦虑甚至害怕过年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10-20 00:24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临近春节,不少市民都开始张罗着订票返乡回家过年。然而,也有这么一部分人,他们对春节回家充满了烦恼与恐惧,甚至害怕、厌恶过年。这其中,有大龄的男女青年,回家过年就要面对父母、朋友关于婚姻大事的追问;有因未能“衣锦还乡”而产生愧疚心理的外地务工人员;还有因对自己要求过高没有达到年初期望值的人群……

昨日下午,在位于文经大厦的烟台毓璜顶心理咨询中心,问诊的患者络绎不绝。记者了解到,这两天咨询心理问题的市民每天有二三十人,比平常增加两三成。据心理咨询师介绍,咨询者的年龄段以中、青年人为主,比较集中的特点是“焦虑甚至害怕过年”,其中有三类人的“过年恐慌症”表现得格外明显,除了大龄未婚男女青年恐婚之外,还有外地务工人员和对自己期望值特别高的人群。

还有一部分是对自己期望值特别高的人。前来就医的宋先生告诉记者,过了春节他就30岁了,虽然在单位一直很努力很上进,也有一个相爱多年准备结婚的女朋友,有同事羡慕他,但没人知道他的焦虑。原因在于,去年春节宋先生就给自己定好了年度“规划”,要在而立之前升职加薪年收入过10万元,与相爱多年的女友结婚……然而一年就要过去了,不但升职加薪无望,连女友也要出国,感情路上亮起了“红灯”。

小雯(化名)今年32岁,硕士毕业,是烟台某机关的一名公务员。在牟平老家,父母每天为她的婚姻大事着急,几乎每次打电话都要问起这事,因为小雯尚未婚配,父母都觉得很没有面子,而此前父母很为小雯能考上研究生而骄傲。

小雯说,其实在上大学的时候她也谈过恋爱,但最终还是划上了句号。毕业后小雯的工作一直很繁忙,虽然周围同事朋友经常给她介绍对象,也相过亲并试着谈了几个,但一感觉关系近了,就会出现各种状况,一直拖到现在也没找到如意郎君。小雯说,“每次过年都是一场浩劫,父母去年已经给我下了死命令,让我一定带个男朋友回家,我今年干脆就不回去了。”目前,她正准备报一个旅行团,去外面旅游过年。

“春节马上又到了,又不得不在春运期间坐火车回河南老家,今年生意不好也没赚到多少钱,一想到回家就浑身难受。”在港城做生意的“80后”青年小郑说。几年前,他和同学一起来烟台打拼,每年回家过年时,父母对他的期望值都很高,而他却总是令父母失望。记者了解到,有一部分像小郑这样的外地务工人员,他们或是因为经济问题,或是因为春运车票难买,而产生心理焦虑或恐慌。